• banner1
  • banner2
  • banner3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业新闻 >

我炒了写假新闻的外媒记者

来源:http://www.jxhg163.com 责任编辑:凯发注册 更新日期:2018-08-28 10:35

  一家荷兰媒体的驻华记者正陷入“新闻造假”的风波之中。近日,《新鹿特丹商业报》上海记者站记者盖诚澈(Oscar Garschagen)的新闻助理张超群指盖诚澈长期编造假新闻。

  5日,该报主编皮特·范德密许发文为盖诚澈辩护,将张超群的举报归结为二人间的矛盾。对此,张超群6日说,这是在没有进行客观、全面调查的情况下,仅凭盖诚澈单方面叙述就匆忙作出的有失公允的回应。

  张超群3日在微信公众号发表题为《我炒了写假新闻的外媒记者》的文章,称盖诚澈在中国撰写的大量报道中编造人物、事实和采访内容,甚至直接“抄袭”其他媒体的内容。在4日递交辞呈前,张超群负责帮其搜集、翻译新闻资料,寻找、安排采访等。

  5日,范德密许在《新鹿特丹商业报》网站发表文章,对张超群的说法进行回应。他在文中称,由于张超群缺乏足够的想法,且明显不愿意协助盖诚澈的有关报道,二者产生越来越多的沟通不畅和不快。

  此外,盖诚澈称张超群经常外出与中国国家安全部门进行联系。对此,张超群表示这“绝非事实”,“他们不是在认真对待我关于记者造假的指控,而是试图转移视线”。

  张超群称,盖诚澈曾将美媒对一家电器厂的报道,当作自己采访的新闻。盖诚澈解释说,他确实是从美媒记者处得到信息,并称这是“在中国这样的大国的惯常做法”。但盖诚澈也承认有错。在报道某家暴案时,法官宣判之前盖诚澈就报道称双方完成调解。但受害人曾发微信表示,应该不会当庭判决。

  盖诚澈5日称他正在考虑所有的选项,包括法律诉讼。而张超群6日说,希望该报能指派一个中立的第三方机构进行独立、公正的调查,他将全力配合。

  刚刚,ag88.com,我把荷兰《新鹿特丹商业报》上海分社的常驻记者Oscar Garschagen给炒了。之所以炒他,是因为他长期、严重编造假新闻。

  我把他炒了,但我不是他的老板,而是他的新闻助理。所谓新闻助理,是帮外国驻华记者搜集、整理、翻译新闻资料,寻找、安排采访,在采访中做翻译的人。

  可自从2015年7月,我开始给他做新闻助理之后,发现他不仅持之以恒地进行假新闻创作,而且花样百出。如果特朗普想出一本《假新闻花式写作指南》,他绝对会是出版社的首选作者。

  技巧1:虽然别人会拒绝你的采访或者没有说你想听到的话,但是你可以让他在报道里对你俯首帖耳。

  2016年6月,随着南海仲裁案的升温,大记者带着探访海上民兵连的想法,去了海南琼海的潭门镇。潭门镇海上民兵连副连长王书茂是他的采访目标。

  在随后发表的报道里,他伪造了自己的艰苦卓绝:自己等了三天,最终在海南省宣传部门的安排下,成功地“采访”了王连长。当然这个采访根本没有发生。

  而我们在潭门镇采访过的一位不愿透露自己名字的船长更可怜了。不仅被强行取名为“Feng Ruibo”,更被报道了一段实际上他从未讲过的故事:在到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渔场捕鱼的时候,船长为了“在履行爱国义务”,经常会带些水泥、钢材和木头等建筑材料过去修建岛礁。

  洋大人还给船长编造出来一台宝马车,并用这不存在的宝马车在八方海味餐馆“吃”了顿没有吃过的饭。报道里,船长也被迫拥有了一艘他并不拥有的,编号为琼海东方200011的渔船,虽然这样的牌照在中国并不存在。打造新能源地标产业 江苏泰州海

  我给他找到两篇老人因病离家出走而自杀的报道:一篇关于福建惠安的王炳章老人,一篇关于江苏扬州的夏居茂老人。

  结果,在他11月的报道里,两位老人的故事被拼接成了一个故事:在福建漳浦去世的王炳章老人,被发现死在夏居茂老人去世的长江流域;而夏居茂老人临走前留下的字条,被他说成是王炳章老人写的。

  这两个故事本来自国内媒体,他却没有标明出处,整个故事读起来完全是他自己采访得来的。

  2015年12月,在看到美国国家公共电台(NPR)的一篇报道后,他也按图索骥,去了山西吕梁。

  在两天的时间里,他去了这篇报道提及的吕梁机场、大土河煤矿和中汾酒城等地。但是在他自己最终的报道里,故事却发生在我们没有去过,但NPR记者去的川东水泥厂。

  NPR报道里提及的一家生意不太好的家用电器店,也被他抄进了自己的报道,但是他根本没去过这家电器店,甚至也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!

  2016年12月,因为报道涉及某位荷兰公民的刑事案件,他让我给那位荷兰公民的代理律师,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的王甫律师打电话,外交部副部长傅莹:我国解救欧洲的问题不成立做了一个八分钟的电话采访。

  最终的报道仅引用了王律师的一句话,“Its obviously not a fair trial.”(这明显不是一次公平的审判)

  在潭门镇采访过后,他去了海南省儋州市,报道恒大集团正在那里建设的海花岛。

  他在建设工地外看了一下,再到销售中心听销售人员做了简单的介绍,然后就赶往火车站,乘车前往海口。我当时还没弄明白他跑过去做什么,但是等报道一出来,我傻眼了:他说自己在销售中心采访了两位购房者,Leng Chaoqun和他的妻子Stephanie Leng。

  等等!Chaoqun?这不是我的名字吗?惊讶之余,我不禁感叹,帮他做过这么多报道,他从来没有在文末写上“张超群对本报道有贡献”,这次却居然把我的名字安在了这篇报道里虚构的人物头上!我是该高兴呢,还是该不高兴呢?

  技巧6:不要被自己的记者职业所局限,你可以在自己的报道中扮演任何人,比如法官。

  2017年7月,大记者做了一个家暴案的报道,受害者由于丈夫索要高额补偿金而迟迟不能离婚。

  在这篇报道的结尾,大记者说,“在接受我们采访几天之后,受害者告诉我们,她与男方完成了调解,她和家人将支付9000欧元给对她实施家暴的男方的一家”。

  但事实却是:就在几天前,受害者在微信上跟我说“我明天开庭了……当庭判决应该不会的”。这个神通广大的记者,居然赶在法官之前,在自己的报道里把这个案子给判了!

  2017年5月,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举办在即,他去了趟中国向西开放的重要口岸:新疆的霍尔果斯。

  由于行程匆忙,他只去了中哈边境合作中心。在进出中心的时候,边检工作人员对他进行了询问,这让他非常恼火。

  结果在这次报道里,他说“非汉族人在这里的自由出入明显是不可能的”,但是事实却是:在排队出入关口的时候,他的前后有很多有各种相貌和操不同语言的少数民族群众,而他却似乎没有看见。

  大记者的眼睛不仅能在某些时候看不到自己看到的,而且有时候可以看到自己没有看到的。

 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他在报道中说,“在霍尔果斯一座在建的五星级酒店的楼顶上,甚至还有几个狙击手”!在霍尔果斯的采访过程中,我一直和他在一起,但是我绝对没有看到,也没有听他说起过这样的场面。这个景象,或许是他带了“有色眼镜”之后看到的?

  给他一个人名,他就能让这个人名开口说话;给他一个地点,我就能让那个地点发生故事;给他一个题目,他就能把题目扩展出一篇新闻报道。

Copyright © 2013 凯发注册,凯发娱乐官网,k8.com,凯发k81111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